文章详情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藏经阁六合 >
静静地欣赏王菲梅艳芳张学友演唱的《心经》还有《怀仁集王羲之圣
* 来源 :http://www.nigerianlanguage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04-15 19:55 * 浏览 :

  唐代僧人玄奘法师西行取经 ,历尽千辛万苦,冒生命危险,到达印度。在他取经回归长安时,举国为之震动,太宗对玄奘艰苦取经伟大精神感动,并谓 “胜朝盛事”,对于他在佛学方面的成就,也极端推崇,于是在贞观十九年二月六日敕命他在长安弘福寺中,专门翻译梵经。并为其翻译的《瑜伽师地论》赐予序文,这便是《圣教序》的由来。

  《圣教序》成文以后,为了永垂后世,昭示天下,乃筹备将其刻于碑石流传,又因为太宗皇帝深爱羲之书法,故大家认为这篇碑文,非书圣王羲之书法“不足贵”,然羲之乃晋人,不可再起而书之,于是请弘福寺沙门怀仁担任集字拼文工作。 释怀仁原是一名擅长王羲之书法的僧人,据说他还是王羲之的后裔,怀仁用集字的方法以王羲之书法拼就《圣教序》全文。太宗为了方便怀仁的集字工作,特地准许将宫中收藏的大批王羲之字迹供给钩摹缀集。

  《圣教序》全文共1904字,其中包括唐太宗的序文、高宗李治的一篇记和玄奘本人所译的《心经》三个部分,怀仁经过了长达二十四年的收集和拼凑、苦心经营,终成此碑。足见《圣教序》乃王羲之书法之集大成也。此碑广采王书之众长,非常注重变化和衔接,摹刻亦颇为精到,因此可以说,“圣帖”是从王氏书迹中经过挑选合成的,足以代表王氏之书的精华,可称最佳典范。

  清人蒋衡在《拙存堂题跋》中说: 沙门怀仁乃右军裔孙,得其家法,故《集字圣教序》一气挥洒,神采奕奕,与《兰亭序》并驱,为千古字学之祖。《集字圣教序》问世后,宋、明、清以来的历代书家对这一作品评价甚高,称之为百代模楷。模仿羲之书,必自怀仁始。的确,这一碑刻充分地表现出了王羲之书法艺术的精美典雅和灵动多姿。此碑功德无量,直至今日仍是我们学习书法不可多得的珍贵碑帖。

  (1)字数多。全碑共1900余字,字字精雅飘逸,款款相映成趣,可供学习和临摹的余地很宽。

  (2)字体多。全碑将王羲之的楷书、行书、草书杂糅其间,大胆地搭配、组合、集成,动静结合,挥洒自如,对后世书法尤其是当代书法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。

  (3)变化多。一是笔法十分丰富,楷、行、草、隶、篆各种笔法无不用之其中;二是结字新颖生动,平中见奇,开合有度,欹正相依,灵动多姿;三是重复的字、偏旁部首无不体现变化翻新。据载,怀仁为收集《圣教序》上的碑字,用时长达18年之久,可见其用心之良苦。在书法史上,可以说“集字”是从怀仁开始的。

  听说天地有形状,所以显露在外、覆盖并且承载着一切有生命的东西;因为四季没有形状,所以深藏着严寒酷热来化育万物。4肖选1肖

  因此观察体验天地的变化,即使是平凡而愚蠢的人也能知道它的一些征兆;要通晓明白阴阳变化,即使是贤能而有智慧的人也极少有研究透它的变化规律的。

  然而天地苞乎阴阳而易识者,以其有像也;阴阳处乎天地而难穷者,以其无形也。

  但是天地包容着阴阳变化而容易懂的原因,是因为天地有形状;阴阳变化在天地之间而难研究透的原因,是因为阴阳变化是没有形状的。

  所以天地的形象显露在外并能得到验证,即使愚蠢的人也会明白;而阴阳的变化隐藏了起来没有人能看得见,即使是聪明人仍会迷惑不解。

  况乎佛道崇虚,乘幽控寂,弘济万品,典御十方,举威灵而无上,抑神力而无下。

  况且佛道推崇虚空,它驾乘着隐秘来操纵着超脱一切的境界,也主张广泛救济众多生灵,用佛教的理论来治理天下。佛法一旦施发神威就没有上限,克制神奇的力量也没有下限。

  因为佛道主张不生不灭,超脱一切,所以虽历经久远而永不衰落。它有时隐藏,有时显露,以多种多样的形式传送着无数的幸福直到如今。

  佛道中寓含的神妙的道理和高深的玄机,即使遵循它也没有谁知道它的边际的;佛法的流传,深邃而静远,即使推崇它也没有谁探究出它的根源。

  所以众多平凡而无知的人,以及那些平庸浅陋之辈,面对佛教高深的旨意,能没有疑惑不解吗?

  然而佛教是在西土产生并兴起的。流传到东汉就象明亮的美梦一样,照耀着大唐而传布着慈爱。

  很早以前,天地初开的时候,佛的语言还没完全传播开而教化的方式已经完成。当佛教深入人心,恒显于世,人们敬慕德行也懂得遵循。

  在漫长的等待中,人类由浑沌昏暗回归到今天正本清原的时候,世道更替,法度发生了变化。

  佛像不用任何凭借即能显现三十二相,八十种好。(丽象:美好的形象。开图:展示描绘。空端:无有凭借。)

  于是精妙的语言广为流传,从三途的苦难中去拯救万物。佛陀遗留的经说长久地传播,引导众生按十地修行。

  于是,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的学说,就暂时沿着时间的流逝而在或兴或衰中交替流传。

  长大后他的神情、性格又和佛教的要求很是投合,他总是坚持包括四忍境界的佛门修行。

  即使是松林涧的清风、湖水中的朗月,也比不上他的清丽华美;即使是仙饮的晨露、明亮的珍珠,岂能和他的明朗润泽相比?

  所以他智慧超群,没有牵挂,精神清透,并不显露;超脱六尘,不同于常人,多少年来没有人可以和相提并论。

  他聚精会神地从内心修炼自己,常以正统佛学的衰落为悲伤;他静心钻研佛教,常因这精深的理论被谬传而感慨叹息;

  他想着要有条有理地分辨剖析经文,扩大佛学古代的经文典籍;取掉虚假的,保留真实的,让后辈学者从此开始不再混淆真伪。

  诚心愿望为重,千难万苦的辛劳为轻,期望着自己的心愿得以实现。他游遍了西域各国,历时一十七年。

  在先贤圣人那里接受了深奥的学问。探寻到幽深神妙的途径,精通了深奥的学问。

  对于“一乘”“五律”的佛学教说,他很快就牢记在心。对“八藏”“三箧”的佛学理论,他讲起来就象波涛流水,滔滔不绝。

  于是玄奘从所经过的大小国家中,总共搜集吸取了三藏主要著作,一共六百五十七部,翻译成汉文后在中原传布,从此这宏大的功业得以宣扬。

  慈仁的云朵,从西地缓缓飘来,功德无量的佛法象及时雨一样遍洒在大唐的国土上。

  熄灭了火屋里燃烧的熊熊烈火,(解救众苍生于水深火热之中),从此不再迷失方向;

  比如桂树生长在高高的山岭上,云露才能够滋润它的花朵;莲花出自清澈的湖水,飞扬的尘土就不会玷污它的叶子。

  非莲性自洁而桂质本贞,良由所附者高,则微物不能累;所凭者净,则浊类不能沾。

  这并不是说莲花原本洁净,桂树原本贞洁,的确是因为它们所依附的条件本来就高,所以那些卑贱的东西不能伤害到它;所依附的本来就很洁净,所以那些肮脏的东西就玷污不了它。

  花草树木没有知觉,尚且能凭借好的条件成就善事,更何况人类有血有肉有思维,何不凭借好的条件去寻求幸福!

  希望这部《大唐三藏圣教》经得以流传广布,象日月一样,永放光芒;将这种福址久远地布撒人间,与天地共存,发扬广大。

  {皇太子李治(当时还是太子,刻碑时已做皇帝,故有“皇帝在春宫述三藏”之说)也撰写《述三藏圣记》说:}

  因此知道,佛的圣慈所及之处,不管如何,通过修行都能达到善果。所有受过佛法教化的众生,过去所有的恶业都会被剪除。

  开示法网的纲纪,弘扬六度(大度指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掸定、智慧。)的正教。

  因此佛教之名虽然没有羽翼而长久飞翔,佛道虽没有根系却永远牢固在众生心中。

  尊敬的皇帝陛下,以崇尚玄理为福庆的资本,垂拱无为而全国八方荒远之地得以治理。

  超越六种感官的境地,独自在印度迦维国(佛诞生处)漫步;会通一乘佛法的奥旨,随着机缘化导众生。

  问道往还,十有七载。备通释典,利物为心。以贞观十九年九月六日,奉敕于弘福寺,翻译圣教要文凡六百五十七部。

  往还寻访佛法17年,精通了全部佛教经典,以利益一切众生作为自己的志愿。在贞观十九年(公元645年)九月六日,遵照圣旨在弘福寺翻译圣教657部。

  功行已达深久而纯熟的地步,其大智如同明镜,无一物不尽显其中;其智光犹如太阳,无一物不能尽照。

  所谓五蕴,亦即作为物质的色境、随境的感受、因感受而起的思念、内心的意志取向以及针对世间所有万物的认知活动和观念,在般若智慧的观照之下,无不显现本有的空相。由于相空,从而除去了一切妄念;由于除去了妄念,从而不生烦恼,不起业惑,因而得以度脱一切灾难与苦厄。

  舍利子啊!那作为物质界的色本来就与空没有什么区别,那作为世间一切存在的本来之相,那作为存在之底蕴的空也与任何物质形式没有什么不同。其实,从现象反映本质的角度看,色就是空;从本质依托现象的角度看,空则就是色。进而可以说,五蕴的其他四者,即色之外的感受、想念、意志和意识,同那作为一切事物的本相之空也是这种关系。因而也可以说,受即是空,空即是受;想即是空,空即是想;行即是空,空即是行;识即是空,空即是识。

  舍利子!这世间的一切事物和现象皆称为诸法。这一切法的本相便是空。这空相既没有生起,也没有消灭;既没有垢染,也没有清净;既不能有所增长,也不能有所减损。

  是故,空中无色,无受、想、行、识;无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;无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;

  空是从无始以来便无动作、无变异、无生灭的。空是原本寂然,是在时间序列上无从加以分辨区别的。所以我说,从根本上看,这个空之中并没有物质之色,并没有感受、想念、意志和意识;也没有作为认知活动依据的六种官能,即没有有眼耳鼻舌意所代表的视觉、听觉、嗅觉、味觉、触觉和知觉;也不存在那作为六种认识官能的对象的色、声、味、触、法,也就是形象、声音、气味、滋味、软硬冷暖等以及可以成为思想对象的一切事物;也没有六种作为认知官能的根器;没有六种作为认知对象的尘境;也没有作为认知所得的六种意识。

  无眼界,乃至无意识界;无无明,亦无无明尽,乃至无老死,亦无老死尽;无苦、集、灭、道,无智亦无得,以无所得故,菩提萨埵;

  这便是从眼界开始数下去,直到意识界才结束的十八界。不仅空中没有十八界,也没有十二因缘;即没有从无明开始,直到老死而再生的生命系列,也没有超越生死的老死尽这一最终环节;不仅没有十二因缘,也没有认识人生本质,超越生命局限性的四谛道理,也即没有知苦、断集、修道、证灭的圣教实践过程;没有根本的般若智慧,也没有凭籍此智慧要把握的任何东西。 由于并不存在智慧要把握的对象真理,所以菩萨修行就要实证这一无所得的境地,这也就是依止般若波罗蜜多修行法门的本意。

  依般若波罗密多故,心无罣碍;无罣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槃。

  因为依止般若波罗蜜多,无所不了,所以心中任运自在,不再有牵挂滞碍,所以不再有恐怖畏惧,远远地离弃了关于一切事物的颠倒想,离弃了关于众生所处境地的幻想,达到了究竟的涅槃境地。

  故知,般若波罗密多是大神咒,是大明咒,是无上咒,是无等等咒,能除一切苦,真实不虚。

  据此我才说,般若波罗蜜多是神妙而不可思议的诸佛之母,是破除生死无明障碍的光明之师,是无以伦比的至尊至上的总持法门,它能解除世间一切众生的苦难,它与作为一切诸法的真实而不虚妄的空相是不二而没有分别的。

  所以,在这里宣说般若波罗蜜多智慧度生死的总持法门,也就是宣说如下的咒语:

  盖闻二仪有像,显覆载以含生;四时无形,潜寒暑 以化物。是以 窥天鉴地,庸愚 皆识其端;明阴洞阳,贤哲 罕穷其数。然而 天地苞乎阴阳 而易识者,以其 有像也;阴阳处乎天地 而难穷者,以其无形也。故知 像显可征,虽愚不惑;形潜莫睹,在智犹迷。况乎 佛道崇虚,乘幽控寂,弘济万品,典御十方,举威灵 而无上,抑神力 而无下。大之 则弥于宇宙,细之 则摄于毫厘。无灭无生,历千劫而不古;若隐若显,运百福 而长今。妙道凝玄,遵之 莫知其际;法流湛寂,挹之 莫测其源。故知 蠢蠢凡愚,区区庸鄙,投其旨趣,能无 疑惑者 哉!

  然则 大教之兴,基乎西土,腾汉庭而皎梦,照东域 而流慈。昔者,分形分迹 之时,言未驰 而成化;当常现常 之世,民仰德 而知遵。及乎 晦影归真,迁仪越世,金容掩色,不镜 三千之光;丽象开图,空端四八之相。于是 微言广被,拯含类 于三涂;遗训遐宣,导群生 于十地。然而 真教难仰,莫能 一其旨归,曲学易遵,邪正 于焉纷纠。所以 空有之论,或 习俗而是非;大小之乘,乍沿时而隆替。

  有玄奘法师者,法门之领袖也。幼怀贞敏,早悟 三空之心;长契神情,先苞 四忍之行。松风水月,未足 比其清华;仙露明珠,讵能 方其朗润。故以 智通无累,神测未形,超六尘 而迥出,只千古而无对。凝心内境,悲 正法之陵迟;栖虑玄门,慨 深文之讹谬。思欲 分条析理,广彼前闻,截伪续真,开兹后学。是以 翘心净土,往游西域。乘危远迈,杖策孤征。积雪晨飞,途闲失地;惊砂夕起,空外迷天。万里山川,拨烟霞而进影;百重寒暑,蹑霜雨(雪) 而前踪。诚重劳轻,求深愿达,周游西宇,十有七年。穷历道邦,询求正教,双林八水,味道餐风,鹿苑鹫峰,瞻奇仰异。承至言 于先圣,受真教于上贤,探赜妙门,精穷奥业。一乘五律 之道,驰骤于心田;

  爰自所历之国,总将三藏要文,凡 六百五十七部,译布中夏,宣扬胜业。引慈云 于西极,注法雨 于东垂,圣教 缺而复全,苍生 罪而还福。湿 火宅之干焰,共拔迷途;朗 爱水之昏波,同臻彼岸。是知恶因业坠,善以缘升,升坠之端,惟人所托。譬夫 桂生高岭,云露方得 泫其华;莲出渌波,飞尘不能 污其叶。非 莲性自洁 而 桂质本贞,良由 所附者 高,则 微物不能累;所凭者净,则 浊类不能沾。夫以 卉木无知,犹资善 而成善,况乎 人伦有识,不缘庆 而求庆!方冀 兹经流施,将日月 而无穷;斯福遐敷,与乾坤 而永大。

  朕 才谢珪璋,言惭博达,至于内典,尤所未闲。昨制序文,深为鄙拙,唯恐 秽翰墨于金简,标瓦砾 于珠林。忽得来书,谬承褒赞。

  (以上第一部分,为唐太宗李世民撰写的《大唐三藏圣教序》全文及其随后给玄奘的两份敕谕;下面第二部分,为刻碑时已是皇帝的唐高宗李治,在早年当太子时所撰写的《述三藏圣记》全文。)

  夫 显扬正教,非智无以广其文;崇阐微言,非贤 莫能定其旨。盖 真如圣教者,诸法之玄宗,众经之轨(足属,通“躅”)也。综括宏远,奥旨遐深,极 空有之精微,体 生灭之机要。词茂道旷,寻之者不究其源;文显义幽,履之者 莫测其际。故知 圣慈所被,业 无善而不臻;妙化所敷,缘 无恶而不翦。开 法网之纲纪,弘 六度之正教;拯群有 之涂炭,启三藏 之秘扃。是以名无翼 而长飞,道无根 而永固。道名流庆,历遂古 而镇常;赴感应身,经尘劫 而不朽。晨钟夕梵,交二音 于鹫峰;慧日法流,转双轮 于鹿菀。排空宝盖,接翔云 而共飞;庄野春林,与天花而合彩。

  伏惟 皇帝陛下,上玄资福,垂拱而治八荒;德被黔黎,敛衽 而朝万国。恩加朽骨,石室 归贝叶之文;泽及昆虫,金匮 流梵说之偈。

  遂使 阿(禾辱,通“耨”)达水,通 神旬之八川;耆阇崛山,接 嵩华之翠岭。窃以性德凝寂,麋归心 而不通;智地玄奥,感恳诚 而遂显。岂谓 重昏之夜,烛 慧炬之光;火宅之朝,降 法雨之泽。于是 百川异流,同会于海;万区分义,总成乎实。岂与 汤武校其优劣,尧舜比其圣德者哉!

  玄奘法师者,夙怀聪令,立志夷简,神清龆龀之年,体拔 浮华之世。凝情定室,匿迹幽岩;栖息三禅,巡游十地。超 六尘之境,独步迦维;会 一乘之旨,随机化物。以 中华之无质,寻 印度之真文。远涉恒河,终期满字;频登雪岭,更获半珠。问道法还,十有七载。备通释典,利物为心,以贞观十九年九月六日奉敕于弘福寺,翻译圣教要文 凡六百五十七部。引 大海之法流,洗尘劳 而不竭;传 智灯之长焰,皎幽暗 而恒明。自非 久值胜缘,何以 显扬斯旨!所谓 法相常住,齐三光之明;我皇福臻,同 二仪之固。

  伏见御制,众经论序,照古腾今,理含金石之声,文抱 风云之润。治 辄以 轻尘足岳,坠露添流,略举大纲,以为斯记。

  治 素无才学,性不聪敏。内典诸文,殊未观览,所作论序,鄙拙尤繁。忽见来书,褒扬赞述,抚躬自省,惭悚交并。劳师等远臻,深以为愧。

  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。舍利子,是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。是故空中无色,无受想行识,无眼耳鼻舌身意,无色声香味触法,无眼界,乃至无意识界。无无明,亦无无明尽,乃至无老死,亦无老死尽。无苦集灭道,无智亦无得。以无所得故,菩提萨埵,依般若波罗蜜多故,心无挂碍,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槃。

  三世诸佛,依般若波罗蜜多故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故知般若波罗蜜多,是大神咒,是大明咒,是无上咒,是无等等咒,能除一切苦,真实不虚。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,即说咒曰:

  连战,自由撰稿人,书法爱好者,笔墨时间书法艺术俱乐部发起人,曾在报社从事经济新闻记者工作18年。